查看: 1308|回復: 0

一根保罗的羽毛 —— の枫

[複製鏈接]

124

主題

171

帖子

1244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244
發表於 2020-5-15 00:53: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以下仅为了纪念我《永恒国度》的小伙伴们,陪伴着我从希望的最初一路走来)


  晨光正曦微曙光透下一线
  茫茫无际不见天
  桅杆正飞扬天空广阔海上
  传诵着这一个故事....
  美丽的希望,一个梦般的希望.当这梦给打碎时,一切的一切都停止了,梦还是梦,不会有实现的一天.
  因为她已消失.因为他将要结束生命.
  下雨了,他抱着那只蓝色的幼龙站在那满是回忆的天使林的古老奥姆下,也许是在等待着她的出现.心里明明知道她不会来了,可还是倔强的不肯走开.风轻轻的抚过,枯叶随风飘舞,带着淡淡的忧伤,淡淡的心痛,还有..淡淡的遗憾.
  他拿出她送给他的锤子,精美的刻纹使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件装饰物,然而这的确是有着强大杀伤力的武器.而且是一把传说中的神器.用这把武器结束自己的生命,或许是他唯一的心愿吧.
  他从包里拿出一粒豌豆皮,放着幼龙面前,这是他最后次喂它了。
  "我以后会是条龙,只是我还小"..幼龙依然可爱的摇着它那小小的尾巴.啃着小豌豆..
  "你以后就自由了,我会解除你的契约,虽然你是我姐的宠物"...
  "哦哦,那我变龙你可看不到咯.."..一阵咒语后,幼龙已飞去了..他一阵无言.
  "你在这啊..又来看你姐?"...沙沙蹦蹦跳跳的出现在后面,如今的她已是一名天使级战士.
  "恩..每年我都会来这看我姐,今年也是...但...你怎么会来?"他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
  "这把破锤子啊...哪来的...难看死了,看你抱的那么紧,上次见到天使命也不要还折回去找锤子.."沙沙厥着嘴说,"我是听说最近这里的堕天使能合体,杀了好多人呢,所以来看看,嘿..路上都看到些可爱的天使在聊天,哪有堕天使嘛..看来又是骗人的希特尔笑话,回去我肯定去揍肯特那小子"
  "哦,是这样啊,我想一个人再呆会儿,你再四处去逛逛吧,我一会儿就回去了"他仍是看着那锤子.
  "看吧看吧..那把破锤子...我走咯"沙沙扛着黑帝斯之剑一路小跑...声音在山谷里来回传了很久.
  "滴嗒""滴嗒"当眼泪滴在蓝光之锤上,他看到了姐姐的影子,看到了那天的一切.
   多年前,一声声"灵魂杀手""灵魂杀手"又回荡在耳边,当罗兰达到英雄时,姐姐无敌答应送他把锤子,而这锤子的守护者就是天使林的奥姆,为此,无敌使用了剑士最高的境界的秘籍"灵魂杀手"不断在和奥姆砍杀.奥姆,是控制整个天使林的统治者,可以招唤天使的最高统治者.为了锤子,无敌带着宠物幼龙和奥姆做着拼杀,已经整整二天了.一地的天使毛,一地的枯树叶,仅仅为了把蓝色的锤子.当最后一击,奥姆倒下的那刻,锤子掉落在罗兰的脚下.无敌擦着头上不知是汗还是血,笑着说,小子如何?然后一下子倒在罗兰的身上,总算能够休息了,当垂下的手碰到蓝光之锤时,锤子突然蓝光一现,罗兰只觉的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罗兰再次醒来,手里握着蓝光,而姐姐却在和二个黑翼天使搏斗.但..突然又什么也看不见了.罗兰又一下昏睡过去。梦里,见到了一个天使,突然狰狞成一个恶魔。"姐姐"..惊醒引来二只黑翼天使的注意,其中一只飞了过来,"好俊的脸庞"罗兰看清后,要不是拿着那把滴血的十字大剑,没人会想到天使也是恶魔。一个疾刺,一个身影,分开。一地的羽毛飘落空中,一根黑色的羽毛落在蓝光之锤上.静静的,风吹过...无敌的东方之剑插在一个女性天使身上,而她着挡在那个男天使前面,同样,天使的剑插在无敌身上,而她站在罗兰前面....
  只感觉给人猛推了一把,罗兰一阵清醒,原来是沙沙摔倒在他身上,"怎么了"抬头望见,二个天使,不是,是一个天使,他有着二对翅膀,血红的翅膀,正拿着十字巨剑指着沙沙."快跑,发什么楞",沙沙重新拿起刚给震开的黑帝斯之剑,摆出十字斩的架势,侧身对罗兰说."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这..都得死"天使开口说."嗖"十字分身斩,沙沙吃力的抵挡。血一滴滴的从她的身上往下滴着."不要,不要,不要...."低着头的罗兰突然瞳孔放大,举起蓝光之锤,喊到"光之圣裁"
  天空飘落无尽的羽毛,血色的.渐渐的下起了小雨.罗兰摸着地,摸到了那把黑帝斯大剑,沙沙躺在很远的地方.盔甲散落,一地的血,不知是天使的还是...罗兰不敢想.刚怎么了,"我好像突然想到了那句刻在蓝光之锤上的文字,后来呢...."一阵无力袭来,罗兰倒在了黑帝斯剑上.
  迷迷糊糊,罗兰做了个梦,穿越了平原,来到了满是仙子的奇幻树海,一棵树下,沙沙在和个老妇说着什么,罗兰动动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接着又是一片黑暗...巨大的黑暗空间中传来"兰,不要忘记我..""你是谁?"...
  巨大的封印已完成,以血之契约封印交换再次的转世,而所需要付出的则是作为传说中315年永远的冰调,沙沙最后次看着罗兰,毅然走进了
封印.那是一尊挂着眼泪的天使之冰雕,存放于奇幻树海的守护神哈迪尔的身后.



----------------------------------罗兰前世--------------------------------------------------------------


    当第一缕阳光射进树林,当小鸟们欢快的歌唱,沉静的乐园镇又开始热闹起来.乐园位于大陆中心,是各方商人,旅客,剑客的集中地.这里有着最大的武器交易市场,竞技场,花园中心和广场舞台.每天早上,商人们从各自的店铺里摆放出各类商品,路过的勇士们都能在此找到自己所需的东西.毕竟在这混沌的年代,随身带一把武器是比较安全的.同样,此处鱼龙混杂,小偷强盗在城镇每个阴暗角落中四处窥探着.随时发生的战斗,城镇里的人都见怪不怪了,在这胜者为王,败着为寇的年代,生与死已被看的是那么的平淡..
    在乐园镇的一角的草地木屋旁,孩子们围着老奶奶听故事.这些孩子都是些孤儿,战争时他们流离失所,好心的老奶奶收养了他们.在这混沌的神魔战争年代,每个城镇都有这样的收养所.当他们年龄达到10岁就会给送去附近的训练所,根据他们的特长来进行训练,以后加入城镇的守备队,为防卫城镇遭受怪物的袭击.但并不是每个孩子最后都能成长为战士,其中也有祭祀和法师等.总之,是依照孩子们的特点来训练,有的孩子天生具来的天赋,决定着他后期的培养成长.现在这批围着老奶奶的孩子是最近一次收养的,听说是天使村的怪物暴动,在欢喜城警卫队的保护下最终才保护了这些孩子,而天使村却给怪物所摧毁了。这些孩子多数是给遮着眼送来这里的,为了避免血腥的战斗给他们幼小的心灵留下创伤,可今后他们却不得不面对那些血腥.其中有个孩子是从天使村奇幻树海送来的,据说给人施加了心灵封印,一直沉默不语.老奶奶望向角落的罗兰,自从他送来的那天,基本没见他怎么说话,显的是那没的孤单,一直沉没不语但自己又不知在低声嘀咕着什么.老奶奶叹了口气,拄着拐杖走到罗兰身旁,"今天大家去乐园野外野餐,你去吗?罗兰"".....都是我的错...""罗兰,怎么了,想和小朋友一起去玩吗?"老奶奶笑眯眯的拿拐杖指着那些正准备起劲的孩子们,"都是我的错...."罗兰突然大喊一声跑向城镇出口.."这孩子,不知记忆里到底有些什么往事,为什么给人封印"自从罗兰给个神秘人送来时,老奶奶就被告知这孩子被封印的事,具体也不知怎么回事,而每次问到,罗兰总会跑去村外呆到夜里才回来,看来这次也不例外,"还是接着帮孩子们去收拾下,也许等下能在村口碰到罗兰一起去野餐,他会好些,唉.."转身走进孩子队的老奶奶立刻给孩子们围住...罗兰越跑越远,直跑到冰峰谷才停下脚步.
    "雪......血.....啊"罗兰一头向着冰峰谷深处跑去,雪越下越大,冰冷的雪片落在罗兰的身上,风像刀一样刮在身上.罗兰似乎发疯一样,捂着头跑着."啊~~,痛"地上的石头绊了罗兰一个跟头,摔倒在地的罗兰蜷着身子,痛苦的按住脚处.血渐渐的从伤口出流出,但血的颜色并不是红色,而是蓝色.确实...罗兰流的是蓝色的血,据说是天使一族所具有的血统.而他却是个人类孩子,难道就是因为这样,他才给封印了记忆?昏迷..冰峰的温度使罗兰感觉好累.
    "冰雕?好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对我笑?"不知过了多久,罗兰猛一罗嗦醒来抬头看到一座巨大的冰雕,里面有个漂亮的女孩,手中拿着一把巨剑.但女孩却闭着双眼,还在笑?"是谁把个女孩封印在这里?我好像认得他...头疼...想不起来...啊...好痛"罗兰痛苦的捂住头,记得每当他想起自己的过去时.头会非常的痛,而当他看到这个巨大冰雕时,头痛又一次的袭来."好累,让我安静的睡吧.我不想这么痛苦...沙@#$@敌@#!"罗兰的嘀咕声音越来越小.大雪渐渐盖住了罗兰的身体.在一座大冰雕下,渐渐出现了个雪白色的小土堆.但奇怪的是,雪在离罗兰皮肤1CM的距离就停格在那.好像包住了一样,却一点都没有碰到罗兰的皮肤,而罗兰皮肤表面却渐渐发着微微的蓝光.罗兰胸口的吊佩闪烁着蓝光.
     "潴咕噜,你还真TMD是猪"一个抗大剑满脸胡腮的高大男子对另个瘦小却同样抗着剑的男子喊到,"今天有暴雪你不知道?去哪找大哈比兔打蝴蝶节送给你老婆?你疯了?""..."被喊做猪的男人一声不吭,接着向前走着,今天是TMD霉的,转了一圈没碰到哈比,回去要给老婆骂了,还在大雪中迷路,转了一大圈还没找到回村的路,路都给大雪埋了,两人正艰难的踩着雪,一路骂骂咧咧的走着,突然"奴奴,快看,那个冰雕怎么在发光?上次我们来时没见过啊,还有旁边个小雪人也在发光,我眼花了?快看..""你傻X啊,发光?"奴奴从后面抬起头,"啊..真的发光,这冰雕在这有多久了?""好像听村里的老人说,这冰雕是有天突然出现的,具体..也许10多年了吧,我们两小时候来这检木柴时不是见过,你还对着里面女人傻笑,哈哈""滚....我们过去看看"奴奴羞恼的拿剑敲了下猪的头.两人慢慢的靠近冰雕和雪人,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未完待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